人蛾

《Dusk Till Dawn》上

《Dusk till dawn》

     #oooooooooooc#=)

   车头车尾的高三新人写手,在理综凉了的边缘在线发废料

    当遭遇那档子事儿的时候,他们已经确立关系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关系确立的相当潦草。

   大概是嗨了小半夜,相拥到清晨时。Gavin醒来发现900松和的环抱着他,他喜欢这种感觉,真的,虽然他可能到死前的最后一刻才会承认。当他转过身的时候,发现Nines的额角刚刚从闪黄退回平静的蓝色。

     还是夏天,晚上睡觉还没有关窗户的必要。太阳已经升起,但风比它更胜一筹抢先占据了Gavin的房子。在Nines来到这儿之前,这儿只能叫Gavin的狗窝,从沙发缝里还可以扒出好些个包装袋,情形与Connor初到Hank家别无二致,只是多不少用过的计生用品。风擦过被900洗的雪白的窗帘,让它像浪花一样起落,穿堂而过,拂过床上的两具躯体,最终消散在房间中。

       Gavin还不太清醒,也不太愿意在非工作日的6:30清醒。于是身体为他做了决定,他像一只好脾气的猫一样,哼了一声,想要把脸埋到Nines散热良好到像人类一样的胸。  但Nines阻止了他,Nines,用刚刚还揽着他腰的手,轻轻托住他的下颚,腔:“Gavin。”cyberlife给了他一个好声音,如果下次DPD年会一定要让他唱个歌听听,Gavin闭着双眼迷糊糊的想着。“我…”突然这个才两岁大一点的Android卡壳了。Gavin只能睁开眼看看这个家伙大清早是在作什么妖。是不是又想买一些和Gavin一般年纪的古董电脑了。 

     他只看到了那个满脑子都是任务,高效,从A点到B点直击目标的Android窘迫而专注的目光。年轻的Android再次尝试开口:“我…”他的手已经调整到Gavin的耳廓上,Gavin明白了他只是想要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笨蛋Android要说什么简直太好懂了,无机制的蓝眼里包含的内容已经超出了1与0的无数二进制代码。

     所以Gavin打断了他的表白读档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塑料屁股。”然后在900从黄圈之间闪红的愣怔时,如愿以偿的把脸贴上他的胸口。闷闷地嘟哝:“我tm也是…”

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一句是给Nines胸腔里的脉冲泵说的,但也被人工耳蜗捕捉到了,最终作出回应的却是诚实的散热器,对于cyber life最新型号的警用仿生人,这点机体过热不算什么,毕竟仿生人的脑子里在放烟花。

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Gavin的脸也热的够呛,感受器是不可信的,所以他感觉不到Nines在发烫,Nines也不知道埋在自己胸上的中年男子在害羞。但这并不妨碍一人一机,一个幸福的冒泡到安稳的再次入睡,一个软体不稳定的进入待机状态。 

       在之后的两个月里,没有人发现这对搭档有什么不对,哪怕他们想尽办法在紧张的工作中约会,也无所谓,其实他们只要他们两个,到哪都是约会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秋天就来了。秋天绝对不会在青天白日下到来,秋天往往是在清晨到来的,当你走出家门,风里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你再看看天,了然于胸:秋天。但对于有夜班的人来说,夜色才是秋天的嫁衣。初见时没有天高云淡,只有将夏天从悬崖上推下去谋杀般的寒冷。

       900看到Gavin装作没有感觉,企图无视秋天的到来,其实悄悄在卫衣里面发抖。在它来到DPD的第一年,季节对它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温度的周期性变化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因为对于Gavin秋天来了,所以秋天的确来了。它不是一个异常仿生人,伤春悲秋什么的,它没有这个天赋。所以关于季节,它所期待的只是自己爱着的人类对季节诚实的反应。2年零八周前,在DPD“仿生员工小茶会”上,听Connor像是在聊人类艺术一样描述Hank和它一起的点点滴滴,当时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记录这些与任务无关的东西,它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一些那种感受。就像微弱但持续的电流,滑过他的感觉中枢,带来难被任何物质消解的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Gavin在偷瞄它额角的光圈,Nines知道它以后能理解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罐头脑袋,在想啥?”当Nines刚刚从自己的世界出来,Gavin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在想你。”900一脸正直,一身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艹,Connor那个贵宾犬给你传了什么鬼。你怎么突然,突然这么这个…”Gavin一时被这个混球的直球打的语无伦次。在其他姑娘面前吹牛皮也不带皱一下的厚脸皮,红的像是警车车灯。而900为他脸上因为害臊而出现的血色感到满意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今天是他们值班,但Gavin一直都没什么精神,等Connor那帮家伙都走了后,就麻溜的把要写的报告全推给了它。还让它给买了7个甜甜圈,900并没拒绝。当它答应的时候,Gavin的眼睛几乎在闪光。无论是报告还是垃圾食品,它当然全不介意,损伤Gavin的事情,诸如过量的酒精,暴食,和来路不明的崔西乱搞(其实来路正常的它也不会允许,这是它应该负责的部分,不允许让任何人染指)在确立关系后就被它强力解决。(Gavin:劳资不同意,塑料屁股你管太多了!!)但其他只要不违反准则,能让Gavin压力值降低的事情。它都会去做。虽然这么说,在确立关系后900不仅与暴躁的人类平权,甚至反客为主,热衷于饲养Gavin。把他惯的一回家就瘫在沙发上,一边奇怪的娱乐节目一边吃900投喂的高热量食物,并习惯于看着电视嘎嘣嘎嘣的咬到pocky的尾端和等在哪里的仿生人唇部零件kiss,然后,然后就没有人在意电视上的节目了( ̀⌄ ́)。但总是在早上把Gavin拖起来,督促他锻炼还一边跟他报告体重又涨了多少的也是它。

      现在Gavin却一直在睡觉,脚翘在桌上,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摆着他喝了一半但已然凉透的咖啡。总是充满攻击性的绿眼睛藏在印着‘DPD’的眼罩下。虽然900的光学元件能捕捉到的只是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,但他能猜到Gavin肯定已经放松了腮部肌肉,留了点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它便开始分析上一次失败的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Connor询问过这种情况,但Connor的回复是“顺其自然”,这有点太简单了,根据他询问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左右,所以他有推测到:“他可能跟hank现在不太方便。”它又顺着Connor与Hank确定关系方式思考了一下。

     Connor是在正常工作日的早晨,递上西柚汁时出其不意表了白。Hank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嘴里的西柚汁吞也不是吐也不是,最终还是一口喷了出来。在Connor充满爱意的描述中,几乎连喷出的果汁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折射出了彩虹。那一天Connor都不离Hank半步,等他给个答复。在能够支开Connor的时间里,Hank都在反思人生或盯着Connor离开的方向叹气,虽然闹心到连Gavin嘲笑他都懒得理会,但当天晚上一人一仿生人好好的谈了一翻,从此Connor就没有在Hank家的沙发上待过机了,成功打入Hank的卧室的被窝内部,更加出双入对。叫android好生羡慕。所以它学着Connor,但失败了。它感觉它的压力值前所未有的高。这可能意味着人类常说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  然后,有人报警了。

      Gavin从梦中惊醒,嘴角甚至还有一点口水。他刚刚梦到仿生人如潮水一般的涌上街游行,大约是抗议他们没有五险一金,怕自己过劳死,被直接扔进粉碎机没人收尸。他在一群仿生人里找nines,结果差点儿被举起来扔进底特律河。“这都哪跟哪啊。”他擦口水时都还有一丝心有余悸。再看一眼Nines,那家伙已经进入了查案状态,像一只跃跃欲试的狼狗,黄圈转的飞起,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  然后,他们就义务反顾地冲进了这个秋天。